“先生,你现在过来,皇宫那边不会有事吧?”

叶青问道。

“没事,没了太山府君和黄泉天子剑,那六天鬼神就是废物,最后被我弄死了两个,剩下的逃回酆都鬼城去了。现在皇宫有那位白袍道友坐镇,出不了什么大事。”

大祭酒语气渐冷,肃杀如霜:“早晚有一天,老夫要将踏平酆都,将他们全都给宰了!”

他弄死的两个六天鬼神,是昭罪和泰煞,原本有那个宗灵在,想要杀六天鬼神根本不可能,可就在刚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六天鬼神的力量急剧衰落、失控,他趁机出手,以雷霆手段击杀了两人,剩下的见势不妙,急忙遁入幽冥,而他担忧叶青的安危,所以就没追,否则他说不定能将六天鬼神全都留下来。

“对了,叶小子,太山府君呢?他应该是来追你了,你是如何脱身的?”

大祭酒有些好奇,刚才他还未注意,现在才发觉眼前的叶青不仅安然无恙,气机反而比先前更加沉稳、圆融,实力又提升了大截,就很神奇。

当然,他又很确信,眼前的叶青是人,而非太山府君的傀儡之流,所以他愈发好奇,叶青是如何摆脱太山府君的?

“我如果说,太山府君被杀了,你们信吗?”叶青笑着看了一眼大祭酒和风倾幽。

大祭酒先前应该并没有看到地皇棺,否则他应该能猜到答案。

“死了,你杀的?”

叶青一出口,就震得大祭酒头皮发麻:“不可能吧,太山府君那缕意识不弱,以你的实力,或许能逃,可要说杀了他,便力有未逮了。”

换作是他,倒还差不多。

“先生慧眼。”叶青笑道:“凭我,当然不行,但有人可以。”

大祭酒好奇道:“谁啊?”

叶青自得道:“当然是我家长辈了。”

大祭酒愈发疑惑:“你家长辈?你有这么厉害的长辈吗?”

对于叶青的身世,他自然有所耳闻,出身平平,哪儿有什么厉害的长辈?

“当然有了,我那长辈,可是纵横万古无敌手,拳镇神魔,脚踏邪秽,威名赫赫,人所共知。”

叶青卖了关子:“先生你也知道哦!”

大祭酒一愣,不明所以:“我也知道?”

风倾幽展颜一笑:“你说的长辈,可是地皇?”

叶青有些意外:“你是怎么猜到的?”

风倾幽应该也没有看到地皇棺,大祭酒比风倾幽先到,既然大祭酒都未看到地皇棺,那风倾幽就更不可能看到了。

所以,她只能是猜的。

风倾幽淡淡一笑:“能轻而易举杀太山府君那等上古鬼神的,也唯有上古大能的,而你身怀地皇钟,与上古地皇有所牵连,刚才你又那么说,故而唯一的答案,便是地皇了。”

“所以,先前当真是地皇出手了?”

叶青面带微笑,颔了颔首。

大祭酒讶异道:“地皇不是已经羽化了吗?”

“既然太山府君都活着,地皇为什么不可以?”叶青将地皇对太山府君所说的话搬了出来,而没有实言相告。

这也算是他的一点儿小心思,好让他人知晓,他叶青,那也是有靠山、有人罩的。

“也有道理。”

既然是地皇出手,那太山府君被杀,也就顺理成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这个世界很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小窝小说只为原作者叶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知风并收藏这个世界很危险最新章节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所求为何?